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歷史文化 > 歷史文集

史學家張恒壽述略

陽泉市政府 www.9854018.buzz 2012-11-28 16:42 來源: 放大 正常 縮小

  張恒壽先生是我國著名的史學家,曾擔任中國史學會理事,中國哲學史學會顧問,中華孔子研究會顧問,河北省歷史學會會長,河北師范學院歷史系主任、名譽系主任等職。他從事教育事業55年,傾心于史學的教學和學術研究,特別是在中國古代思想史研究方面,獨有建樹,獲得豐碩成果。著有《莊子新探》和《中國社會與思想文化》等書,他運思一世,筆耕一生,給后世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產,在學術界享有盛譽,是史學界德高望重、師表風范的學者。


  張恒壽(1902~1991)字越加,出生于平定縣西鄉賽魚村觀溝(今陽泉市郊區官溝村)的一個舊式農商家庭。父親是族中的杰出者,雖不是科舉功名之士,也不是研作詩文的學者,但喜藏書,愛讀書,對儒家學說的孝友、睦姻、任恤等,均能身體力行。張先生6歲生母逝世后,就一直生活在父親身邊,受其影響很深;因幼年偏重于古書的熏陶,只能遵循父親的教導,在書籍上努力學習。他自幼好學,聰明過人,讀小學做“民國論”作文時,竟能寫出“天下者,人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的妙句。15歲高小畢業后,家父又為他聘請了一位老儒在家教授古書,除精度“四書五經”,練習命題作文外,跟著父親還閱覽了一些古典名著和一些名人著作,受到古代傳統文化教育的熏陶,對儒學有了初步認識,為后來從事思想史、哲學史研究打下了基礎。
  “五四”運動爆發后,于1920年考入太原第一中學。其間,他廣學博覽,學校功課收獲不大,但在校外接觸了不少新鮮東西,知道了胡適、陳獨秀及其所倡導的新文化運動。1921年,聽梁漱溟和印度文學家泰戈爾在太原的演說,眼界大開,從中國傳統舊學的束縛中,看到了新時代文化,看到了世界文化。于是,他結合自己的心得,在“平定留省學生季刊”上發表了《評東西方文化及其哲學思想》長達萬言的文章,批判梁漱溟的錯誤主張,表述了自己的看法。這是他第一次接觸社會,第一次用自己的認識參與社會現實活動。此舉一鳴驚人,轟動了省城太原府,在知識界引起極大反響。他們認為一個中學生竟敢向學術權威提出評論,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有膽有識。因此,在同鄉中有了“名氣”。1922年,中國思想界有“科玄論戰”,兩派的爭辯,使他知道了國文之外,還必須學習英文,看些西洋書。讀了吳稚暈《戰洋八股之理學》以后,打破了只注重思想而不注重物質建設的迷夢?!犊茖W與人生觀》出版后,讀了胡適之、陳獨秀兩序的分歧意見,由陳序中開始知道了一點唯物主義觀的粗淺理論;向西方學習的意識,由自發走向了比較自覺。當時由《響導》、《中國青年》等進步刊物介紹來的東西很多,文學、社會等多種多樣,也有許多西方哲學介紹,使他初步知道了康德、洛克、經驗論等西方哲學的名稱。
  四年的中學生活,他沒有囿于舊書,而是在舊學基礎上接受新文化,學習西方文化,形成思想上新舊相雜的時期,使他開始關心到社會的發展,對社會的黑暗有了進一步認識。
  1925年,他考入了北京師范大學予科,因家事停學3年,1928年秋,才重新回北師大讀書。此間,甄華同學因加入中共地下黨組織被清除,倆人結伴在北平一起住了近3年。1929年,甄華在山西被捕,張恒壽曾回太原,四處托人竭力營救,后以“思想左傾”出具保釋,甄華重返北平。時值“九一八”事變,全國掀起抗日反蔣高潮。國難當頭,想不出更好的救國方法,他便同甄華、郭繩武、董書芳4人,聯絡山西的同學,在平定中學成立了“平定青年奮進社”,并被推選為社長。他們組織演講會、動員社會募捐1300塊銀元,籌辦了流動圖書館,還創辦了《平定評論》和《奮進》等刊物,宣傳抗日救國思想。撰寫了《中國現狀和中國青年》、《論羅素哲學》、《科學在自由教育中的地位》等文章,在城關青年和教師中講演了《“五四”運動的偉大意義及其影響》。揭露并批評了本縣的腐朽遺風和揭發紳士同官方勾結加重百姓災難的事實?!皧^進社”的活動,激發了青年們的愛國熱情,給平定青年奮起抗日,報效祖國起到了導向啟蒙作用。
  1932年大學畢業后,回到太原任教。1934年秋,考取了清華大學中文研究院。三年的研究學業中,在陳寅恪、馮友蘭、聞一多大師的直接指導下,撰寫了一些比較有價值的論文,如《六朝儒經注疏中之佛學影響》、《莊子與斯賓諾莎哲學之比較》、《讀〈世說新語〉札記》、《共工洪水故事和古代民族》等,這些都是30年代他在史學上的初步貢獻。在清華園讀書期間,正是學生運動的高潮,他沒有積極參加,但與進步學生很是接近,都甚相知。當時雖稱他是“社會賢達”,但在這個晃子下,掩護了許多進步學生(如牛佩琮、李一清、章安春等,后來都是國家高級干部了),避免了搜捕。1937年春,前進派主辦的《清華學生周刊》推選他擔任了總編。三年研究生學業完成后,留校任教。時值“七七”事變,張恒壽同甄華、郭繩武繞道大同回原籍。不久華北淪陷,經甄華介紹準備到太原工作,不幸被日軍抓去,途中逃跑失掉了同甄華的聯系,在煤窯躲避數日,腿部受寒成疾;后來偽政府探知張恒壽在家里,便用恐嚇、誘騙辦法讓他到縣里辦教育,他以腿受重傷不便行動為由拒絕,縣里幾次派人去抓,只得到鄰村躲避,從此傳出張恒壽死亡的消息。
  1939年秋,由于形勢所逼,不能在家常住,他就帶上妻子劉桂生,隱居北平,改名張永齡,并留起胡須,蟄居斗室,閉門謝客。后相遇老同學張岱年,互相協商,為堅持民族氣節,把留在北平的翁獨健、王森田、韓鏡清、成慶華等人組成“三立學會”,彼此以學問相砥礪,以氣節相勖勉,堅決不為日偽辦事;勸說知識分子留在北平,等候解放;互談學業,做些將來文化建設的準備。就這樣,艱難地渡過了6個春秋。
  1946年初,先后在華北文法學院、輔仁大學、中央美術學院任教,解放后仍然從事教育事業。就施展才華來講,這時才算真正有了用武之地。1950年,他加入中國民主同盟,1952年評為副教授。全國調整院系時,調天津河北師院任歷史系主任。1957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幾次調他去工作,河北師院執意不放,只同意在哲學所兼任研究員,從事學術研究。當時,馮友蘭大師是哲學所哲學史組組長,同意把張恒壽在學校的論文課題,作為哲學所的研究題目。從此,張恒壽先生一邊教書,一邊著作,先后著有《莊子新探》、《中國社會與思想文化》、《韻泉室舊體詩存》等書,大部分學術論文在《人民日報》、《哲學研究》、《歷史研究》、《哲學史論叢》、《中州學刊》等全國理論性刊物上發表,多次參加全國性的學術研討,深得好評。由于在學術界頗有影響,1962年被選為河北省第二屆政協委員;1978年當選為政協常委;1984年評為石家莊市勞動模范。
  張恒壽耄耋之年,耕耘不輟,悉心研究學術,連續七屆招收指導研究生,親自講學,批閱論文,為社會主義建設培育了許多有用人才。
  1988年退休后,繼續帶研究生,任名譽系主任。這時,他的學術論作進入了高潮,3年間,除給研究生講課外,連續發表10余篇有價值的論文,直至1991年3月6日還在撰寫《讀〈薛文清文集〉的一些感想》。他對學生說:“若不是昨日下午腸胃不適加重,末尾再寫幾句就完成了?!辈涣?,次日凌晨仙逝。享年89歲。


  張恒壽學業完結,開始走向社會,時至日本侵華,不得不閉門隱居。解放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共和國里,才是發揮才能報效祖國的大好時機?!鞍倩R放,百家爭鳴”,給知識界開辟了嶄新的天地。張恒壽接受了馬列主義的唯物史觀,為觀察、研究歷史提供了新的武器。
  早在1934年秋,在清華大學中文系研究所時,他就選定了一個與文哲有關系的研究課題。開始對“莊子”書的考證,因為“先秦學術思想對后世影響,以儒道兩家最為顯著。在社會政治倫理方面,儒家思想是統攝一切的主流,道家老子學派思想是和儒并行的附流。而社會文化的一些側面,道家中的莊子派思想有其特殊的作用和意義。但歷代研究莊子思想的不多,莊子著書10余萬言,究竟那些可信為周莊而論,那些篇章可推定具體寫作時間,還是一片雜草叢生的半開墾園地?!?BR>  1937年夏,論文完成了初稿,還在謄寫之中,便發生了事變,由于混亂,只得把它擱置起來。解放前,在那“山河萬里無路走,不如高麗亡國奴”,“婦呼蒼天我何辜,聲嘶淚干眼欲枯”的時代,也就失去了創作研究之心。1961年,學術界展開討論莊子哲學時,張恒壽才又整理舊作,先把原來寫的文言體改為白話體,后又增添了《論莊子內篇的真偽和時代》。還未整理完畢,1964年冬,便開始了對“海瑞罷官”的批判,緊接著又是“文革”動亂,于是,著作又被停頓下來。
  光陰似箭,轉眼又是十年。他說:“動亂的十年中,浪擲了寶貴的光陰,不能寫也不想寫一個字?!狈鬯椤八娜藥汀焙?,知識界重見光明,他作詩抒情:“十載陰云初放晴,百家開口試爭鳴;世間禁區為何物,余悸一除全掃平?!?BR>  1978年以后,年已古稀的張恒壽,在“實事求是”政策的感召下,又重新整理舊作。他說:“現在寫作的心情,比20年前更為興奮、愉快”。先后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哲學研究》編輯部編的《中國哲學史研究輯刊》、《中國哲學史論文集》、《中國哲學》、《文史》等刊物上,陸續發表《莊子新探》中的重要章節內容。又撰寫了下篇的第五章、第六章,1981年最后完成了雜篇的最后部分。有幸這些文章都得到文學界權威馮友蘭大師的審閱,在張岱年、辛冠潔、陳志明教授幫助下,于1983年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中國哲學史叢書》之一——《莊子新探》,全書約23萬字。這是他經歷不同的3個時期,克服艱難險阻,傾注了50年心血,對莊子思想的評析,真是“駕駑馬而長驅”。他的論著,自成體系,獨辟蹊徑,為研究莊子思想,挖掘道家學術思想,耕耘出的一塊新地。
  1956年,他在講授秦漢史課程時,當時的報刊上發表了若干主張漢代是奴隸社會的文章,他結合教學工作,撰寫了《試論兩漢時代的社會性質》,作為解答古代史性質的一個預備步驟。并在科學院兩次學部委員會上列席討論,發表在《歷史研究》1957年第九期上,此文在50年代“社會分期大討論”中被譽為“五朵金花”之一。
  1957年反右和大躍進運動以后,一度風平浪靜,史學界開始討論土地國有制問題,這與中國封建社會的經濟形態、階級分野都有關涉;由此引起了他的思想興趣,他感到“爭論雙方所引據的材料相當豐富,但沒有能提到理論高度加以分析,爭執糾纏不清,如主權和所有權的同異,地租和地稅的同異,自耕農有沒有所有權等問題,都沒有得到澄清”,因此得不到一致的結論。為此,他撰寫了《關于中國封建土地所有制討論中的若干問題》,在北京史學會上討論,發表在《歷史研究》1962年第二期上,又專輯在《北京史學年會論文輯》中,從此結束了土地國有制的討論。
  以上是他對中國古代社會史的精辟論述,討論中更增添了中國古代沒有奴隸制社會之一說。這些論述,對解答古代社會史方面的問題,大有用處。
  孔子思想,儒家思想,本是平常研究的課題,但在“評法批儒”運動中,研究儒道思想的張恒壽簡直無一語可言,只能在悲憤中,沉默地靜觀運動的趨向,渴望著黎明的到來。1978年“日夜盼望的爭鳴曙光,終于出來了,才舒了一口氣!”一口氣寫了《論子產的政治改革和天道民主思想》和《論春秋時代關于“仁”的言論和孔子的仁說》,在山東大學“孔子討論會”上表述了自己對批孔的意見,直接針對梁效的隱射文章,從正面論述了子產的政治斗爭和春秋末期的社會變革,關于子產和司民等斗爭的階級性質,“不籍千畝”、“田有封血”的內容、作用;井田制中的公田等等,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說明了革新和潛越、革命和叛亂的不同,兩文大體構成了評論孔子的主要思想。因此,1980年初,為《中國古代著名哲學家評傳》一書,撰寫了開篇文章《孔丘》,即孔子評傳。1980年又為《中華民族杰出歷史人物叢書》撰寫了《莊周述略》。
  1981年間,久被定為最反動的理學禁區也開放了。11月在杭州召開“宋明理學討論會”,他寫了《略論理學的要旨和王夫之對理學的態度》,表述了自己對理學的看法。從此,他在教學之余,又撰寫了《章太炎對二程學說的評論》、《論宋明哲學中的“存天理、去人欲”說》等6篇有關宋明理學方面的文章,其中許多見解,都起了“開風之先”的作用。他對于“理學”,早在50年代就有一些初步看法,曾在《評胡適“反理學”的歷史淵源和思想實質》論文中做過表述《哲學研究》1956年第二期),正確地評價了理學的歷史地位。他認為理學是中國傳統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傳統哲學是傳統文化的核心和理論根據。區分了真假道學,闡明了理學的核心是“理欲”之說?!按嫣炖?,去人欲”主要是以理御欲,以公統私,以道心(仁)支配人心;以仁為最高價值的倫理本體學說,對內完成人格的統一,對外有助于社會的和諧。他的論述,澄清了長期流行的誤解,構成了中國古代思想、文化方面的完整體系。他說:“這些文章都是鼓起勇氣,書寫成文的?!笔陝觼y中,有些人說“存天理,去人欲”是讓老百姓束緊腰帶過吃不飽的生活,那完全是曲解,不值一駁。1988年秋至1998年春,他把比較有學術價值的17篇論文,又進行了整理、抄錄、匯集成《中國社會與思想文化》一書,約38萬字,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張恒壽教授在教學、科研之余,作詩、寫字也是愛好,以此充實豐富著他的精神空間,增進陶冶著他的性靈修養。他作詩,寫字并非純屬業余消遣自娛,而是他學術研究主體的有益側面和補充。張先生從小接受舊學教育,有寫作的深厚功底,17歲時就能寫出平仄韻律工穩,平起平韻偏格的七言絕句《詠史》:“揚州大水谷無贏,禁絕釀泉救眾生;只有白蓮詩社里,高僧何物招淵明?!彼麑戇^的詩篇很多,可惜大部流失,1988年秋,把能夠收集到的40余篇,匯成《韻泉室舊體詩存》小冊子,以饗后人。他的詩大部有深湛的哲理基礎,銳敏的思辨方法,能以理服人,以誠動人,可謂學者之詩。1986年有7首詩被選入太原出版的《唐風集》中;1991年又搜集到22首,載入《張恒壽紀念文集》中。
  他的書法、剛柔自如,古雅清勁,體現的人品氣質,留下的字跡,墨香永飄。


  張恒壽先生從事半個多世紀的教學和科學研究的生涯,一貫堅持馬克思主義,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悉心于中國傳統史、哲研究,對中國歷史、哲學、文學都有很高的造詣。他一直是謙虛謹慎,勤奮刻苦,熱情誠懇,正直無私,志在謀求科學真理。1987年他年高85歲,是全校最老、最知名的專家,校方為他從教50周年,準備祝賀,他甚感不安,揮筆抒懷:“人生八十今不稀,老牛奮蹄耕幾畦;怎比時代中青年,日播千頃新農機?!?987年3月9日,學校在??习l表紀念文章并題詞:“八旬有五志益師,生蒼之輩不住耕?!庇制刚埵锥技昂颖辈糠执髮T盒5膶<?,學者,舉行了“張恒壽學術思想研討會”,對他在教育、科研中的卓越成績,做了中懇的評述。
  堅持實事求是,孜孜追求真理是他治學的特點。從不唯上,不信邪,不拘舊說,不趕“潮流”,不落俗套,善于運用嚴謹而科學的思維方式,在眾說紛紜中,提出自己的獨到見解。他撰寫的《試論兩漢時代的社會性質》、《孔子評傳》、《論宋明哲學中的“存天理、去人欲”說》等,都是表明觀點,找出歷史依據,有理有據地解說,在史學界產生很大影響,對推動中國古代思想史和哲學史的研究,起到了積極的作用。1957年1月,在北京大學的“中國哲學史討論會”上,他就中國哲學史上唯心、唯物主義斗爭和階級斗爭的關系,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他認為,在哲學領域里,認定“唯心主義總是代表歷史上反動和沒落階級的利益,而唯物主義總是代表歷史上進步階級的利益”,這種認定是不科學的、迷信的,可以說是神學的,宗教的唯心主義的。他說:“決定一個歷史上的哲學家的階級立場時,應該以他的社會理論為主,以他的世界觀為輔,從他的社會斗爭、社會論理上確定他的階級立場,從而尋求兩者之間的關系;不應從他的宇宙觀上推論他的階級立場,然后再設法解釋他的社會行為和政治主張?!彼麆澢辶擞钪嬗^和階級立場的界限,他的發言,引起了震動,在座的《人民日報》記者約他撰寫成文,即《關于中國哲學史中唯心、唯物主義斗爭和階級斗爭的關系問題》,發表在2月4日《人民日報》上。這篇文章的觀點和內容,與當時通行的看法有些不同,曾得到一些同志的贊同,也有一些不指明的批評。他一直保持著自己的看法,沒有改變,直到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從報刊上看到許多論文和一些會上的發言,大體上與他20年前的看法相同,他說:“在心情上是一個安慰”。由于他在方法論上有新的見解,打破了流俗上的框架,不受概念化、公式化的約束,所以在研究歷史中,能提出獨到的見解。
  “文革”期間,“四人幫”鼓噪“評法批儒”,有的專家學者,懾于“四人幫”的淫威,昧著良心充當搖旗吶喊的馬前卒;張恒壽面對這樣嚴酷的現實,長期保持著憤怒的沉默,甚至不顧身家安危,毅然堅持主張,對孔夫子要“一分為二”。粉碎“四人幫”后,他撰寫了有關儒家思想的文章,對中國儒家思想創始人孔丘,做了中肯的評價,表明了自己的觀點。他說:“可以一說的是,這些意見是根據自己的‘良心’認識寫出來的,而不是在指揮棒下,仰承鼻息而寫的,所以這一禁區的開放,確是國家政治革新思想解放的一個標志,也是對于個人前進的一個鼓勵?!?BR>  《莊子新探》和《中國社會與思想文化》兩書是張恒壽先生學術研究的結晶,是他一生中學習勞動的成果?!肚f子》書中各篇的考證,對莊子思想的評價,獨辟蹊徑,論理深刻,自成體系,獲河北省社會科學創作一等獎。1984年出版后,在史學界享有很高的聲譽。1986年《中國哲學史研究》第一期載文,評說該書是一部體現了實事求是精神,水平較高的學術論著。1985年夏,日本研究中國道學哲學的專家、東京大學副教授池田知久先生,專程拜訪張恒壽先生,對《莊子新探》贊嘆不已,索書回國向同行推薦,并于1987年在日本出版的《東方學》雜志第74輯上做了專門介紹。1988年美籍華人杜維明先生到北京參加學術會議,也專訪了張恒壽先生。
  1989年出版《中國社會與思想文化》一書后,在史學界又一次引起震動?!稌x陽學刊》載文評述,本書為“古為今用”作了很好的示范,過去極左思潮猖獗的一段時間里,“古為今用”被一些人利用搞影射史學,歪曲得面目全非。怎樣理解和運用這一原則,成為史學界至關重要的事情,“去其糟粕,取其精華”正好是這一原則的實施。張恒壽先生反對全盤西化,無庸贅言,而對傳統文化的吸收,他認為:“繼承孔孟精神的新儒家思想,是中國文化價值系統的要點之一,我們應該批判其陳舊部分,而闡明其精華部分,在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揚光大?!?BR>  清代學者章學誠說,作為一個史學家,才、德、識三者得一不易,而兼三尤難。張恒壽先生在這三方面,確有很高造詣,他曾教誨學生,作為一個史學工作者,起碼應該做到三點:首先,要正確處理好論與史的關系,既要注意加強馬克思主義理論修養,同時還要注意加強文史考據基本功的訓練;其次,在研究中要堅持實事求是,不可做學術上的“風派”,不趕潮流,不隨聲附和,要寫自己的真實體會、心得,表明自己的觀點、立場;再次,對“功名利祿”要淡漠,對自己滿意的文章也要仔細推敲,務使提出的論點,經得起歷史的考驗。
  他很注重自己的史德,更講求身體力行,在人品上,他淡泊沖虛,不為名韁利索所羈,一生只是奉獻,從未向黨向人民有所求;他宅心仁厚,雍容大度,對傷害過自己的人,從不耿耿于懷;他待人熱情真誠,不論職位高低,尊卑長幼,一視同仁。
  在生活上勤儉樸素,從不講求個人安逸,不戚戚于貧賤,不汲汲于富貴。在他居住的10平方的臥室里,除30年代購置的單人木床以外,只有一個衣柜和一張書桌;20平米的書齋中,除兩個木制沙發,一個寫字臺外,堆放著幾千冊古今中外的圖書,他的生活天地就是“書”,在臥室懸掛的“光風霽月”自題條幅,正是他一生人品的寫照。


  在張恒壽誕辰100周年之際,河北師院師生倡導,陽泉市政協、郊區政協與師院歷史系共同商議,籌劃編輯《張恒壽紀念文集》,得到市政協劉芝田副主席、郊區政協賈貴堂副主席、河北師院王立辰副院長、孟繁清系主任的贊同與指導;得到張恒壽祖籍平潭鄉、賽魚村、官溝村的大力支持,因此,1992年7月1日《張恒壽先生紀念文集》得以正式出版。該書由張恒壽的學生王俊才、秦進才合編,由河北省委書記邢崇智題寫書名,國學大師張岱年作序,國學大師季羨林還為文集題寫了“道德文章,為人楷?!钡念}詞。
  張恒壽逝世十周年前后,國學大師張岱年和天津大學前宣傳部長成澤民建議,收集整理張恒壽先生遺書、遺稿,準備出版《張恒壽文集》,張岱年先生指出:“這是一件對學術界有重要貢獻的事情,很有價值?!辈⒔o予極大地鼓勵,在多方熱心人的幫助請求,得到陽泉市平定縣委、縣政府相關領導的支持,認為這是陽泉、平定文化建設的大事,撥款資助。2005年10月,《張恒壽文集》上、下冊出版,主編王俊才,顧問成澤民(天津大學前宣傳部長,本市三泉人),趙雨亭(原山西省委書記,平定人)、李玉明(山西省三晉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岱年先生作序,成澤民先生寫跋。

                     (作者系郊區紀檢委離休干部)

 

附件下載

相關推薦

赌场二十一点如何必胜 (*^▽^*)MG热血羽毛球_稳赢版 (★^O^★)MG权杖女王投注 江西快3走势图昨天 开码直播 香港 特码天机 (★^O^★)MG三剑客和女王_破解版下载 安徽快三遗漏号 (^ω^)MG好多怪兽_电子游艺 (*^▽^*)MG春假时光怎么玩 安徽15选5玩法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3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奇迹电游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香港马 (^ω^)MG招财进宝客户端下载 河南22选5最近40期开奖